设计动态

天才相士第二百七十七章生死斗法下营养

2021-01-15 03:18:45 来源: 石家庄家居网

天才相士 第二百七十七章 生死斗法 下

千米之外的公路旁,本笃十六世手中公允价值会计为收入和资本带来更多的波动性握着的权杖骤然碎裂,碎片朝着四面八方飞去,击落在地之后,发出了金铁相击的清脆声响。

本笃十六世脑海之中轰然作响,无数嘈杂的声响迅速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似乎要将他的脑袋涨裂一般,而他的面颊更是如同吹气球一般,迅速涨大,脸上的皱纹也迅速消失不见!

“不……不……”本笃十六世张大了嘴,却是丝毫呼吸不到任何气体,胸腹之中憋闷至极,整个人像是被塞进了真空中一般。

艾薇儿惊骇无比的看着本笃十六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局势突然出现了这么大的变化,按照她之前的观摩,本笃十六世明明是占据了上风,怎么现在突然落败,这实在是把她搞迷糊了!

梵蒂冈大教堂内圣保罗雕像光华一闪,然后迅速暗淡下去,而且雕像身周更是出现了无数条皲裂纹路,似乎只要一阵风追来,这尊照耀梵蒂冈千百年的石雕就将彻底崩碎!

“竟然到了这一步!”一位枢密主教看着圣保罗石像的模样,眼中老泪纵横,敞开了红衣神袍,转头看着面前的诸多红衣主教和枢密主教,沉声道:“以我们的血来换取教宗大人的胜利吧!”

话音一落,这枢密主教抄起放在一边银盘中的xiǎo刀,便刺进了自己的心脏之中,一股心头血喷出之后,他便软软栽倒在地,双眼圆睁看着天幕!

随着这枢密主教的动作,双膝跪地的那些红衣主教和枢密主教纷纷站起,握住了面前放置的xiǎo刀,口中喃喃念诵道:

“我听主声欢迎,召我与主相亲,在主所流宝血里面,我心能够洗净,主啊,我今来救主!求用宝血洗净我,洗净一切罪污,虽我软弱卑污,救主赐我能力,将我污diǎn完全洗净,丝毫不留痕迹,主啊,我今来救主!求用宝血洗净我,洗净一切罪污……”

鲜血顺着这群人的胸腹留下,汇聚成了血河,然后缓

的注进了圣彼得坟墓上的青铜祭坛内,然后青铜祭坛开始闪烁。

与此同时,在苏黎世的天空中,一道明亮的刺眼的闪电划破了星月暗淡的天空,白光刺眼无比。光芒散尽之后,雷声响彻天地,咔嚓一声如同给人当头一棒一般,连带着地面都震颤了起来,摄人心魂!

听到雷声,本笃十六世口中一口鲜血喷出,然后紧紧的握住了随身携带的牧徽,竭尽全身力气,厉喝一声:“基督的宝血,如同无玷污,无瑕疵的羔羊之血!”

嗡的一声,他身周的元气骤然收缩然后陡然朝着四面八方散去,终于归于虚空。

而在苏黎世大教堂内,原本站立着的林白此时跌坐在地上,而以他为中心,周遭所有的器皿和摆件均已一种类似于螺旋状气旋的状态朝外倾斜,与地面形成了一个诡异无比的夹角!

林白双眼圆睁,但是耳鸣声不断,头脑之中的晕眩感也愈发的强烈起来,仍感觉身周四面八方的物体在围绕他做着旋转。

勉强聚集了一丝心神之后,林白一手抄起跌落在地上的先天洛书,顾不得观察自己的伤势,极为艰难的控制体内几乎已经干涸的法力在经脉中缓缓流转,滋养着自己的体魄和心神,但身周的天地元气却是远远不能让他来个大周天循环,更无法让他的精气神达到巅峰。

“想不到那老梆子还真有两手!”林白伸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迹之后,喘了口粗气,看着教堂外怔怔道。此时他心中满是后悔,轻敌,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是犯下了轻敌的这个大错,教廷积聚了那么多年的力量,而且能够在俗世传播这么久,必然有他的缘由在!

林白紧闭双眼,努力勾动法力,感应四周渐渐变得平缓的天地元气,顺着先天洛书缓缓进入他的体内。

“坏了,娘的,只顾着本笃十六世了,却是忘记了还有艾薇儿那个傣个xiǎo娘皮,苦也,苦也,难不成爷们这条金贵的xiǎo命今个儿要毁在这几个货手里?!”林白脸上骤然出现一抹苦色,看着教堂的大门口,心中有些xiǎoxiǎo的惊慌。

“艾薇儿,你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们教廷牺牲了诸多红衣主教和枢密主教的性命,用鲜血才换回了我这条命,难道你要等到我死在林白的手上才肯出手么?!”本笃十六世剧烈的咳嗽几声之后,看着艾薇儿脸色难堪道。

艾薇儿默不作声,双目微阖,摸出了一个雕刻成毒蛇模样的木雕,然后口中嘶嘶声大作,整个人也如同体内隐藏了无数条毒蛇一般,疯狂扭动不停!

朝前迈出几步之后,艾薇儿将手中的木雕朝前一扔,然后从中便涌出了一股黑雾,那黑雾迅速和天地之间混乱不堪的元气勾结在一起,化成一条灰黑色巨蟒,张开血盆大口,朝着林白所在的苏黎世大教堂便扑了过去。

“我操,这xiǎo娘皮也太生猛了一些吧!”

林白暗暗骂了一句,强撑起身,脚下猛地一跺,双手捏成剑诀在空中一阵勾勒,勾画出一幅五阳开泰符,朝着那灰黑色巨蟒便丢了过去,符箓一接触到那巨蟒的身宣布签署新的为期三年的合约。但合同具体条款是保密的并没有对外界透露。如果没能达成一致体便化作一阵炙热气流,将疾扑而来的巨蟒绞碎,化为乌有!

“艾薇儿,别搞这些有的没的,就你们这diǎn儿雕虫xiǎo技实在是看不到我眼里去,有胆量的来diǎn儿大的,要是没胆量就把阳平治都功印交出来,我还能饶你们俩一条xiǎo命!”林白鼓足了力气,朝外厉声喝道。

艾薇儿冷冷一哼,面无表情道:“我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也许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强弩之末,别再做无谓的反抗,乖乖束手就擒吧!”

随着话语声,艾薇儿骤然握紧了手中的阳平治都功印,然后将左手食指咬破,摊开手掌,将血液滴在了那阳平治都功印上!空气之中顿时响起一阵撕裂锦帛一般的诡异声响,然后阳平治都功印开始散出一道血红色的光芒,直冲斗牛之间,妖艳无比!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艾薇儿本来就不是个讲规矩的人,而且此时更是关乎生死,关乎未来计划的大战,艾薇儿当然她称这是当晚反抗小闫施暴时不会白白给林白喘息的时间,等到他恢复之后再动手。

林白天眼打开,惊愕莫名的看着教堂外面骤然出现的红光,心惊不已!瑞士乃是天地元气匮乏之地,先天洛书在这里都受到了压制,怎么着这阳平治都功印却是出现了如此大的威能?!

他突然想到了张静应当初説过,阳平治都功印不但能够使人和身周天地元气彻底交融,而且更能起到天生阵眼的作用。

以天生阵眼来勾动地气,自然是能将稀薄的元气汇聚成团。可以説,阳平治都功印在瑞士这种元气匮乏之地,施展出来,最是犀利不过!

难不成自己这次真要把命丢在这里?!林白低头看着手中的先天洛书,眼神中闪过一抹颓色!

…………

此时天色渐渐的已经到了将尽未尽之时,天色黑暗无比,天际似乎是被浓稠的黑墨裹住了一般,没有一丝光线透出。夜空更像是笼罩在了苏黎世大教堂上空,贴近诸人,如同墨汁一般浓重无比!

做工精细 “师娘,您就别担心了,要我説师父他老人家看到您这么巴巴的赶过来找他,肯定高兴坏了,绝对不会生我们气的!”从苏黎世机场驶向苏黎世大教堂的一辆计程车内,尚卓才看着沈xiǎo艺讨好道。

沈xiǎo艺皱眉轻笑一声,道:“我不怕他生气,只是怕出什么事情。这两天我心跳的很快,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对了,我还忘了问你,你是怎么打败的卜力坎特斯的?!”

“羞羞羞,把脸丢!xiǎo艺姐姐我跟你説吧,这大猪头是往人家碗里边下了泻药,然后趁着人家身子虚垮了之后,才出手的!”索菲娅朝着尚卓才一吐舌头,嘲讽道。

尚卓才脸上满是尴尬之色,冲索菲娅瞪了一眼之后,嬉皮笑脸道:“师娘你少听这xiǎo家伙瞎扯,身为师父的开山大弟子我自然是借助咱们华夏神妙无比的相术,在短时间内将我身体的素质达到了一个及高深的境界,然后打倒了那卜力坎特斯!”

“你真会吹牛!那你告诉我,你那天晚上偷偷往卜力坎特斯的饭碗里面倒的是什么东西?”索菲娅xiǎo嘴一撇,对尚卓才不屑道。

尚卓才脸上的尴尬之色愈发深重起来,但仍是嘴硬无比道:“君子取胜,自然是不择手段!力敌不行,我自然是要想一个智取的手段!我那不叫下药,叫做计谋,你一个xiǎo屁孩懂什么啊!”

“呸!下三滥的手段也敢説是计谋,我看你就是煮熟的猪头—嘴硬!”索菲娅冲尚卓才做了个鬼脸,然后説道。这xiǎo丫头片子这段时间和尚卓才插科打诨多了,华夏语説的愈发流畅起来,而且时不时的嘴里更是蹦出词不达意的成语,叫人哭笑不得。

沈xiǎo艺听着车内这一大一xiǎo插科打诨的话语,嘴角忍不住浮现了一抹笑意。但眼神之中却依旧满是担忧之色,双拳紧握,在心中轻声道:林白你一定不要出事儿,一定要好好的!

唐山输卵管堵塞治疗费用
沈阳包皮包茎哪家好
广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