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图库

夙梦浮生翠萍营养

2021-01-15 03:20:28 来源: 石家庄家居网

<2000余名参赛人员以火热的激情投入到了此次歌唱比赛中p>夙梦浮生 022:翠萍

“什么情况!”

浦志锐的座下良驹受惊,高抬前蹄,似要将背上之人给甩下来。

“将军,我军遭受到了西泠军的伏击。”

虽然座下的马儿还在给浦志锐捣乱,但这人不愧是将军,脑子还算清楚。

“这不废话嘛!还不快下令,全军冲刺,如今已行至龙门峡的中心,进退都一样,还不如冲出一条生路来!”

好吧,刚说他脑子清楚,这就有一块石头长了眼似的,笔直的砸中了浦志锐的天灵盖,浦志锐两眼一黑,径直的从马背上栽了下来。

将军的命令也下了,后面的人马也不想被砸成肉糜,或是被射成刺猬之类的,这就都撒开脚丫子往前狂奔,谁会管脚底下软绵绵的踩到了什么。所谓的损失近半,除了被敌人射死的、砸死的,多数还是被自己人踩死的,还有少数是做了逃兵的。

这不,浦志锐也被自己人,你一脚我一脚的踩得半条命都没了。

有一人倒是个另类,别人都是往前拼了命的跑,只有他反其道而行,逆着人流,跑到了浦志锐的身边,还有闲工夫用手指探了探他的鼻息,确认没死后,右脚猛一蹬地,就将一个成年壮汉背到了身上。

“没、没想到,这万俟空,还、还挺厉害的。”

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朱雀哆嗦着嘴唇,也忍不住敬佩起来。

妘夙看着峡底,目光锐利,张驰认为“当然厉害,消息便是他走漏的。”话语声很轻,飘散在风中,连妘夙自己都听不见。

浦志锐高大壮实,晕死过去时,比牛还沉,而万俟空清瘦,不过是个黄毛小儿,丹凤眼里却透着刚毅。

可就是万俟空这样的人,背起浦志锐一口气就跑出千余米,直至觉得安全了这才停下,脚上的草鞋早已经磨穿了底,脚底板被锋利的石头割得血肉模糊。

待万俟空把浦志锐放到了地上,他这才发觉,自己闷头乱跑,竟是跑到了个鸟不拉屎的破地方,四野无人,唯有远处的龙门峡与之遥相呼应。

妘夙拍了拍朱雀背上的羽毛,“朱雀,你先回去吧。”人就不见了踪迹。

“什么嘛,人家飞了这么久,多冷多累啊,也不夸人家两句,这就闪了?”

一声高亢的凤鸣自半空响起,宣泄着朱雀的不满。

“唔……”一声闷哼,浦志锐兜兜转转的清醒过来。

“将军!你还好吧。”

万俟空也来不及多作他想,这就赶紧跪到了浦志锐的面前,却见浦志锐抬起一手,指了指自己的屁股。

万俟空不解,探出脑袋看了看。原来是浦志锐屁股上中了一箭,万俟空把他放到地上时,又没注意,直接把箭给坐折了,这箭尖又往屁股瓣里深了几许,把浦志锐给疼的,不得不醒了。

手忙脚乱的处理完箭的事,浦志锐总算是能说出人话了。

“刚才什么声音?”

“不知道,大雁吧。”

妘夙笑出了声,朱雀成了大雁,要是让朱雀听见了,定是要放出一把无名火,烧了这两个没眼力价的。

浦志锐又抬眼四处望了望,“这里是哪里?”

“不知道,没碰到人。”

“我的大军呢?”

“不知道,跑散了。”

好嘛,真正的一问三不知,多说无益,浦志锐又准备闭上眼睛,养精蓄锐,谁让他的屁股还疼着呢。

却是万俟空不让浦志锐安生,“将军,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回龙门峡找大军?”

“不可,说不定西泠军还到第六轮申鑫外援安东尼奥拳击郑龙引发群殴在龙门峡徘徊,此时回去,便是羊入虎口。目前唯有前去投奔张济良,这一条路可走。”

“那将军,事不宜迟,我们赶快上路吧。”

说罢,万俟空便又要背起浦志锐,这倒是把浦志锐吓出了一头冷汗:怎么碰上了个愣头青,说是风就要雨来着。

“你小子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这就没头没脑的乱走,小心越走越偏僻,说不定还会跑到别人西泠军的辖地,枉送了性命。再说,你我都是带伤之人,要走也不急在这一时啊!”

万俟空看了看自己血淋淋的两个脚底板,这就抬手挠了挠脑袋,丹凤眼弯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透露出一股子淳朴气息。

“将军说的伤是指这个?不打紧的,早就没感觉了。不知道路那也要走啊,今天走还是明天走,有什么两样?将军你放心,有人若是敢伤了将军,那就得从我万俟空的尸体上,踩过去才行。”

万俟空拍着胸脯,一脸正气凛然,妘夙不免咋舌,“比朱雀还会演。”

毕竟在褚成的浮生卷里,这两人也是大人物,不会有多大闪失。妘夙不想看万俟空是如何背着浦志锐,一步一个血脚印的走在田野里的,这就直接闪身,进了邵南烟的小院里。

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借用多少词句,都无法形容出这般绝美的容颜。

不说在这偏僻的乡野之地,就说是西泠朝的后宫里,又有几人比得上邵南烟这姿色?

“老天爷也真偏心,竟是让一人独受专爱。”

妘夙不免有些妒恨,转念又一想:生就貌美容颜便是幸事吗?

妘夙恢复了兴致,继续观赏着美人,只见美人坐在织布机前,“咯吱咯吱”的织布声单调乏味,却因为邵南烟的一举一动,而有了另一番风味。

放下手中的梭子,邵南烟抬头,看了看西沉的落日,这就起身去了灶房,生火做饭,不一会儿,两小碟子菜和一个汤就做好了,一个人的生活也过得甚是精致。

饭菜刚上桌,便听闻隔壁传来声响,只见邵南烟迅速的从香炉里掏出些炉灰,这就往自己脸上抹去,国色天资转眼间便成了黑不溜秋的野丫头。

“大娘,我们途径此处,想借贵宝地休息一宿……”

一农妇自门缝里张望,见二人皆是戎装,连连道:“军爷,连锅子都被已经你们抢走了,我们家真的没东西了,望军爷行行好,饶过我们家吧。”

“大娘误会了,我们不是西泠军……”

“不是西泠军?那就更不能让你们留在这里了,被西泠军知道,我们窝藏叛军,那是要丢脑袋的事,你们快走,我就当没见过你们。”

万俟空虽然吃了闭门羹,丹凤眼中的果决光芒,依然不输月光。

“将军莫要担心,此处不留我们,那我便背你到下一个村庄去,大不了,一路背去张将军那里。”

久久等不来回应,万俟空回头一看,原来背上的浦志锐,早就昏昏沉沉的睡去。

南通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多少钱
北京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北京治疗包皮包茎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