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图库

墨城白雪第七十八章意欲何为营养

2021-01-15 03:20:39 来源: 石家庄家居网

墨城白雪 第七十八章:意欲何为

“我家也有种一些花花草草,可是却不及老人家所栽种的灵药三分啊。”

水香这是典型的在拍马屁,可是她这一记马屁却是拍的不荤不素让人很是受用。

“前辈,余伯他怎么样了?”轩辕枯图可没有说好话的习惯。

医大生沉吟了一下:“还是那个样子。”

“那余伯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

听到医大生这样说,水香心中也余伯担忧非常。

医大生抬起手掐了掐他那三缕长须:“用一句俗话来讲就是,他那是心病,需要心药来医。”

“心病?”

轩辕枯图闻言直接就不再理会这个被他请来的大夫,走进了余伯的房间里面去了。

见轩辕枯图走进了房间里面去后,医大生来到了石桌前坐下。

“老人家你不要介意,轩辕就是这么个冷冰冰的性子。其实他人还是不错的。”水香为轩辕枯图的态度解释。

对此医大生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些什么。

正当在水香三人在石桌前闲聊的时候,从墨城内传出一阵剧烈的法力波动。甚至还伴随着一阵轰隆的声响。

一听到这些声音,水香和止留枯嗖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脸色十分难看。

在下一瞬间,轩辕枯图从余伯的房间内也走了出来看向发出波动的那个方向。

那个方向刚好就是水香他们来的方向,具体的位置稍微感应一下就能知晓正是在城南九号。

顾不得其他,水香和止留枯招呼都没有打就御空飞起,急速的往回飞去。

“前辈,余伯就先交给你了。”

说着,轩辕枯图的身影也从院中消失了。

医大生慢悠悠的站了起来,走向了余伯的房间,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着:“去吧,去吧,这个天下都是你们年轻人在折腾。你这个老头子去搀和些什么啊!搞得现在只能是在梦中才能得到一丝慰藉,就让你再睡一段时间吧…”

一黑一白的两道流光疾驰在墨城中的上空之中。

水香和止留枯飞行在空中一言不发,两人脸色阴沉风仿佛都能滴出水来。

从水香们的身后赶上来了一道人影,正是后面赶来的轩辕枯图。

三人对视了一眼,然后继续赶路。

原本余伯的院落和城南九号离的就不远,应该能是在几个呼吸的时间内就能赶到。可是现在水香三人都飞了半刻钟了这个人所亮点是他的威望和鼓舞力,却依旧没有看到城南九号的半分影子。

这不禁让三人心中的担忧更甚。

“大师兄,你对阵法多多少少了解一些。你先停下来看看是否能想出破阵之法,我和轩辕继续往回赶。”

当水香话音刚落,止留枯就往下方的街道坠去。

水香在空中回头看了一眼盘坐在街道上的止留枯,心中默默的祈祷着他能快一些破除这个该死的阵法。

城南九号能肉眼去看的话,都能在这个位置看到一角。可是任凭水香和轩辕枯图飞行的速度如何的快,却依旧还是不能近它半分只能是远远的看到那一角屋檐。

突然,一股剧烈的天地灵气波动从城外传来。

只见墨城城外从地表之下升起了一百零八颗闪烁着金光的星子,这些缓缓升起的星子就如同前些日子坠进地表之下一样很是缓慢的升了起来。

这一百零八颗星子就是苦弥儿布在墨城外的那一百零八颗佛珠。

在最开始的时候,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一道阵法。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这道阵法不仅仅是用来驱除游魂怨灵,它还有其他的效用。比如说此时不论水香如何的急速飞行,却都飞不到城南九号…

水香和止留枯早就知道苦弥儿这次回来有怀揣着其他的目的,可是却米有想到苦弥儿的目的是自己身边的人。

思及此处,水香的脑海中瞬间闪出一道人影。―栏天虞!

因为苦弥儿是等水香和止留枯离开后才动的手,那么他的目标就只有是栏天虞和水仙蓝。

而水仙蓝之前从未和苦弥儿见过面有过接触,所以是水仙蓝的几率很小很小。<同时将会在美国副总统拜登访日时就此问题进行协商。/p>

那么就只剩下了栏天虞。党员同志感情不断被切割

略微一想,苦弥儿其实一直的目的都在与栏天虞。

当初第一次相遇在荒涧外,那时候的苦弥儿正是为了栏天虞而去。

他将栏天虞待带到墨城,可以说是巧合,也不排除还有其他的目的。

之前他的离去是因为弱水河畔有变,不得不回地府一趟。而在确认事情的因由之后,又在第一时间赶了回来。就是因为他的来去太过于匆匆了,所以让水香和止留枯对他起疑。

而现在城南九号所发生的事情,正是水香最担心的,也是最没有想到的。

毕竟苦弥儿和他们在一起生活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让他们忽略了苦弥儿这个隐患。

就在水香心中焦急万分的时候,那些升起来的一百零八颗佛珠逐渐的汇拢,在空中合在了一起。

佛珠汇合的地方正是城南九号的上空,然后就直直上海正处于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的坠了下去。

就在这时,水香发现自己离城南九号近了很多。看来那串佛珠就是阵法,被收回后阵法也就不复存在了。

后面的止留枯也发现了这一变化赶了上来,三人一起飞向城南九号。

一道耀眼刺目的金色光柱突兀的从城南九号升起,原本在外面根本看不到半分的那对梧桐树也显现了出来。

一双梧桐树高耸入云,金色的光柱就夹在中间。几乎照亮了整个墨城,为墨城内所有的房屋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箔…

水香三人在下一个瞬间就出现在了城南九号院子的墙垣之上。

一对梧桐树上的职业洒洒作响,就像往常将月光剪碎一样的将那些投在树冠上的金光摇了个粉碎。

“你到底要干什么!”

水香看着院子天井中的场景不禁目呲欲裂,惊声大呼。

此时栏天虞的身体漂浮在金色的光柱外面,满头的青丝倒竖而立,怒目浑圆状若疯神。只是他的嘴角淌血染的黑袍衣襟领口斑驳,就连金光闪闪的光柱都不能让那些黑血亮一些…

这倒不是让水香如此惊恐的原因,水香的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身处金色光柱中的苦弥儿。在苦弥儿的背上,水仙蓝好似昏迷了过去一动不动。

苦弥儿本就是十二岁时殇,体型也就一直是保持着一个十二岁孩童的模样。

此时水仙蓝被他背负在后背之上,远远的看去水仙蓝的身体几乎都将苦弥儿的身体给遮了个完全。

之前水香猜想苦弥儿这一次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是为了栏天虞,可是这个时候水仙蓝却昏迷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苦弥儿从悲背上的水仙蓝腋下将脑袋探了出来:“小香施主请放心,我意并不在仙蓝施主。”

“那你意欲何为!”

飞在金光柱外的栏天虞嘶声的历吼出声,从他的口中又震出了一口逆血喷洒而出。

苦弥儿没有直接回答栏天虞的话,他看着站在墙垣上的水香三人。准确的说他是在看着水香和轩辕枯图两个人。

原来,原来他的目的还是栏天虞!

只是现在的栏天虞失去了以前的记忆忘却了,可是水香和轩辕枯图却是很清楚的知道。因为苦弥儿说过,因为他一直以来都是那个目的…

站在墙头上的水香心中一阵挣扎,水仙蓝是她的妹妹。虽然并无喜好血缘关系,可是却亲如姐妹。

另一边,栏天虞又是她的朋友。甚至现在还和水仙蓝有着那么一层朦胧的关系,她怎么可以用栏天虞去换水仙蓝。如果真这样做了的话,水香不敢去想象当水仙蓝醒来之后的反应。

“放了她!然后打败我,你想要带谁人走都可以!”

轩辕枯图将玉剑取出遥指身处在金光柱中的苦弥儿。

藏在水仙蓝腋下的苦弥儿摇了摇头也不说话。

“啊…啊…”

一阵剧烈的法力波动从栏天虞的身上传出,随着他的两声大吼仿佛震得天地一颤。

城南九号顿时狂风四起,乌云遮天。让那根金光柱成为了天地间的唯一光源,所有能看的见的事物都金光一片。

院子中的那对梧桐树一阵剧烈的摇晃,仿佛是大地让它们站立不稳,落下了很多片叶…

嫩绿的叶片斑驳在一片金光之中飘向了中央的那根金光柱。

这个时候轩辕也动了,他飞身向前。在空中将手中的玉剑高高举起,宛若手中不再是一柄利剑。而是一把巨斧。

剑身上氤氲着浓浓的月白冷光,一柄长剑在转瞬之间就化作了一柄巨剑。

剑光伴随着轩辕枯图落下的右手狠狠的斩在了金色的光柱上面。

可是将苦弥儿包裹的金光柱却像是水做的一般,只是在表面荡起了几圈涟漪就将轩辕枯图的这一击给抵挡了下来。

虽然轩辕枯图的这一击看似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可是一直将目光落在水仙蓝身上的水香看到。就在剑光站在金光柱上面的那一瞬间,苦弥儿脸色霎时变得苍白若雪。甚至还往后微微的仰了一下,虽然幅度不大却被水香看的一清二楚。

合肥治疗卵巢炎多少钱
芪苈强心胶囊的单价
他莫昔芬片男性能吃吗
本文标签: